个人网站 | 思想驻留地

0%

写在参观了15个电子学院实验室之后

说实话,在电子学院两年的学习过程,让我对电子学产生了许多偏见,这其中不光是对学科学习本身,也包括对电子学未来发展的偏见,很多偏见以及误解不仅让我在学习的过程中感觉非常艰难和痛苦,也让我在追求知识理解与吸纳的过程中受到阻碍,很幸运能够参加前沿实验课,并参观了15个归属于电子学院的实验室,纠正了我许多误解的同时,也让我对电子学有了更深一步的理解,我删繁就简,从不同误解的角度谈谈参观完这些实验室之后我认识到了什么

误解一:电子学院学的东西很杂,不抓重点,净整些没用的

有这种想法的可能不光是我一个人,从大一开始,C语言、电路实验、物理学、高数等看起来适用于不同学科方向的东西多管齐下,但一路走下来,搭电路没花多长时间、代码没写了几行、数学没写几个题、实验一转眼就过去了,和数学系同学一节课几十道课后作业、计科同学两周数千行代码、物院同学成堆的英文原版资料等相比不值一提,我曾深深沉浸在这种想法中抱怨着电子学院就像个“假学院”。和数位老师和学长的交流,包括对实验室参观的整个过程下来,我的这种”执念“有了转变。电子学研究领域覆盖面很广,从硬件材料部分跨度到软件算法,有很多专攻材料设计的实验室,比如王欣然老师的石墨烯制备、李昀老师的有机材料研究、王科老师的原子层磊等许多老师负责的研究领域,亦有脱离材料硬件追求算法极致的实验室,如沙金老师的纠错编码等,已有软硬件结合双管齐下的实验室,比如曹汛老师负责的计算摄像实验室,物理、数学、编程等多重学科和技术在不同的实验室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也许正像少尉老师所讲,我们学习知识的广度给予了每个人一定的选择度,强化我们的核心竞争力;也正像曹汛老师所讲,我们学习很多看起来“没什么用”的学科,接受这种应用与理论相结合的教育,正因我们在运用多重领域探索人类知识的边界。转念一想,也正是这看起来不“精”的知识交汇融合过程在构建我们的知识体系,让我们在未来的专业选择上有所把握,有更加坚实的选择力和竞争力。

误解二:电子材料研究走向了尽头,研究它纯粹是浪费时间

曾有幸拜读过著名芯片公司英特尔的企业成长史《三位一体:英特尔传奇》,也曾看过著名硅谷风投人吴军的专著《浪潮之巅》,也许是知识接受的片面和残缺、也许是顾虑太多的”执迷不悟“,更或许是”摩尔定律走到了尽头“,”计算机计算性能无法突破物理极限“等洗脑文的重重打击,”材料学已经世风日下走向暮年“这一想法根深蒂固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很奇怪,也许人很容易对未知的事物产生种种猜疑和否定,而不愿跳出”舒适圈“去理性思考事物本身。很幸运,这门课程从开始到结束,超过一半都与电子材料有关,让我得以从这个想法脱身出来,开始理性思考电子材料为人类历史进步所带来的翻天覆地的变化以及充满诱惑的美好未来。在王科老师的课上,我嗅到了人类下一代电子材料的气息,超薄原子材料的特性让我震撼不已;王永磊老师的课上,当亲身体验到超导材料难以置信的悬浮特性,让我对阿凡达这部电影敬佩不已的同时,也认识到了自身对磁悬浮的浅薄认知;当了解到李昀老师介绍的有机电子材料已经步入我们生活,在电子屏、植入器件等领域大放光彩,当看到曹汛老师展示的摄像技术以及了解到真正的全息演示技术仍然任重而道远的时候,当电子材料展现的坚实意义与前景一遍又一遍刷新我的认知,我放下了执念与偏见,知识就是力量,这句话真的没错

误解三: 国内研究生就是在打工,到处做项目学不到东西

可能不止一个人拿着这句话劈头盖脸地和我讲过,奉劝着我“选择正确的道路”,也可能不止一个人对学术研究指指点点,不知这种说法从何而来,也不知他们是否真正亲身经历与体验过。刚上大学时迷茫与无助,很容易被风言风语洗脑,但本次实验室参观,我看到了勤勤恳恳、耐心负责、对任何问题细心解答的科研一线老师们,看到了研究生以及博士学长们深入浅出地讲解学科方向的奥秘,看到了众多高额购买的科研设备给予本科生使用,也看到了许多真正的醉心科研的工作者,无论是深夜独自一人站在探针台前做实验以防震动的学长、还是通勤期间不浪费时间处理数据的老师,我从许多人身上看到一种力量,一种相信科学能够改变世界的力量,一种心无旁骛投身自己热爱领域的力量,我相信这是本课程带给我最大的感受,也希望能够与众多优秀的老师、学长学姐们共勉,在未来的日子里为科学技术发展贡献自己的微薄之力。